最新含羞草app视频在线观看

   萧逸琛说完便抱着陶薇薇出了门。

   “好了,到家是可以的了。”

   额……

   “有什么惨的,这种靠床上功夫狐媚男人的货色,活该倒霉!刚才还神气呢,现在就摔了个狗啃泥,哈哈哈,太搞笑了。”

   “就是,这种女人今天第一天到萧家就和老三媳妇吵起来了,以后还了得?”

   陶薇薇不敢大动作抬头,害怕前面走光,自然看不到到底是谁来了,只感觉男人把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陶薇薇瞬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草味道。

   这个女人第一次来到萧家就整出了这么多幺蛾子,自己一定要杀杀她的威风,觉得自己带上了萧家传家宝就能进萧家了,想跟她的馨儿抢萧逸琛,做梦!

   陶薇薇双手紧紧抱着胸,防止走光,想站起来,谁知道地上太滑,自己又穿着高跟鞋,“啪嗒”又摔在了地上。

   “我女人在这里受到了欺负,们最好祈祷们的丈夫或者是儿子在今后的日子里在萧氏企业平安顺遂!”

   陶薇薇竟然无言以对,这男人,越来越毒舌了。

   女孩委委屈屈的声音传来,萧逸琛心里盛满了心疼,自己不该把陶薇薇自己一个人丢下的。

   陶薇薇慢慢抬起头,看到一双男式高定皮鞋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件衣服是杰森给自己挑的,自己当时还说这件衣服太露,不想穿,可是杰森说他只给自己准备了这一件,还是专门为自己挑的,自己无奈只能穿了,现在想一想,真该坚决拒绝,若是穿了正常一点的衣服,也不至于这样狼狈的跌倒,还不敢起来。

   “逸琛,要抱着这个贱人去哪?和爷爷连招呼都不打就要走吗!这就是从小学的规矩?”

   所有的的女眷都抬头看到了这一幕,纷纷侧耳低语着。

   萧逸琛看着面前妆容精致的女人,抚摸着女人娇嫩多汁的双唇,眼里盛满了火焰。

   “怎么突然摔倒了,刚才不好好的吗?”

   听到萧逸琛这句话,萧华容猛然靠在轮子后背,脸色苍白,萧逸琛这是警告自己要安分守己,老太爷年纪大了,护不了自己多久了!

   陶薇薇感觉自己的腰上缠上了一双有力的手臂,那抹温热从背部一直滑到自己的脖颈,陶薇薇只觉得心里砰砰砰直跳,缓缓转头向后望去,突然,陶薇薇被男人拉住手臂,一个180度大旋转后,自己就坐在了男人的怀里,和男人对视了。

   陶薇薇倒在地上,后背的深“V”设计的那条绳子已经断了,裙子被扯烂了,生出一个大口子,整个背都快露出来了。

   这衣服后背全都扯烂了,她倒要看看这女人怎么爬起来!

   一辆豪车里面。

   “真的是萧华容绊的?敢得罪那个老姑婆,啧啧啧,真惨!”

   萧华容的名字,赵妈跟自己提起过,还让自己不要招惹她,说她是萧老太爷的大女儿,很受宠爱,可是自己也没招惹她呀,她为什么这么恨自己!还故意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

   萧家老宅门口。

   男人的话音刚落,陶薇薇就觉得自己突然腾空,瞬间就被男人抱在了怀里。

   “前面挡好了,若是被人看到一寸前面的风光,我就把扔下去。”

   “来人,把大姑姑送到房间休息,大姑姑累了!”

   萧逸琛冷冷的环视了一周刚刚嘲笑陶薇薇的女人们,萧家女眷们听到萧逸琛这句话,感受到这强大的气场,吓得脸色苍白,全都低着头,不敢吭一声了。

   周围瞬间出现两个侍女,推着萧华容便要走。

   萧逸琛看了一眼陶薇薇,笑着说道。

   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后背的一抹温热,陶薇薇后背一僵,这男人吻了自己的背部?

   若是现在直接起身,前面的一块布料也会掉了,自己岂不是被看光了,可是不起来还能在这趴一辈子?

   萧逸琛和陶薇薇坐在车后面。

   “逸琛,我好像闯祸了,今天第一次去家就得罪了大姑姑和三婶婶,对不起。”

   陶薇薇面向车窗,萧逸琛帮陶薇薇把后背的衣服用别针给扣上。

   “哪天没给我闯祸?说的像是第一次闯祸似的,不过得罪了这两个人无所谓,毕竟经常连我也得罪。”

   萧逸琛听到萧华容的呵斥声,没有转头。

   陶薇薇紧紧抓着自己的裙子前襟,垂眸,愧疚的说道。

   “萧逸琛,竟然敢这么对我!为了这个女人,连最起码的孝道和尊重都忘了吗?”

   萧华容气的脸色发青,她没想到萧逸琛竟然在萧家这么多女眷面前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还让人直接把自己推走!太过分了!

   周围瞬间传来一声声笑意,陶薇薇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尴尬到极致。

   萧逸琛抱着陶薇薇就要离开大厅。

   陶薇薇离那些女眷比较近,自然听到了那些长舌妇的议论,原来这个坐轮椅的女人是萧华容,是她绊的自己!

   萧华容看着萧逸琛抱着那个贱人,把自己当成空气一样不存在就要离开,心里窝着一团火。

   萧逸琛看着面前曼妙的女人背脊,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鬼使神差的吻上了女人光滑凝脂般的触感的背部。

   “陶薇薇,我们在车上做一次如何?”

   突然,周围安静了,前面由远及近传来脚步声。

   仓库里的俏皮热裤少女

   大厅空调开的低,陶薇薇趴在地上,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凉意袭来,不禁哆嗦了一下,脑子快速转起来。

   “大姑姑今后最好还是谨言慎行些,毕竟爷爷年纪大了,我言尽于此,还望大姑姑好自为之,侄儿告退。”

   “是!”

   ……

   天已经黑透了,不过老宅门口矗立了一排路灯,倒是把周围照的比白天还要耀眼。

   “萧逸琛,是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陶薇薇心里异常欣喜,太棒了,她家大妖孽来救自己了!

   看着狼狈跌倒在地上的陶薇薇,萧华容冷笑了一下。

   “嘘,没看到是萧华容拿拐杖绊的吗?这么大声,要是被那个老姑婆听到了,就死定了!”

   “逸琛,我后面衣服被扯坏了,不敢起来。”

   声音极冷。

   萧逸琛一手挡住陶薇薇的前面,一手把陶薇薇拉起来,给陶薇薇拉紧了西服上衣。

   是谁来了?

   “小狐狸,不是我是谁?”

   是萧逸琛!